黑洞照片为何让视觉中国成为众矢之的——从视觉中国事件谈著作权

【《求闻》上海4月12日讯】 2019年4月10日,事件视界望远镜团队(Event Horizon Telescope Collaboration,下简称EHT团队)向世界宣布,该团队利用位于东半球的多个射电望远镜,成功拍摄了位于M87中心的特大质量黑洞,公布了黑洞的“照片”,并在开放获取杂志《天体物理学杂志快报》(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发表了与之相关的六篇论文,以CC BY 3.0许可协议授权。

随后,视觉中国网站将相关高清图片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打上该网站的标志后,以“编辑照片”的名义对新闻机构进行销售,并宣告“版权所有”,随即引发争议。在照片正式发布时,笔者第一时间向欧洲南方天文台(European Southern Observatory,下简称ESO)咨询其网站所公布黑洞照片之版权状况,ESO数据管理和业务司负责人Fernando Comerón明确回复,虽然该高清黑洞照片版权归属于EHT团队,但也采用和ESO网站相同的CC BY 4.0国际许可协议授权;而欧洲南方天文台也明确答复了《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这张图片的版权归属于EHT团队,而ESO正是EHT的成员之一。

在视觉中国陷入网络争议之后,引发了大量机构和个人的调侃与指责,也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4月11日,据网友举报,天津市网信办对视觉中国网站进行约谈,站方旋即宣告关停整改;4月12日,视觉中国的A股股价开盘即告跌停。据了解,视觉中国网站上部分照片的介绍页面中,存在“敏感有害信息标注”,是这次关停的主因。

黑洞“照片”,真的是“照片”么?

The image is the average of three different imaging methods after convolving each with a circular Gaussian kernel to give matched resolutions. The image is shown in units of brightness temperature, , where is the flux density, is the observing wavelength, is the Boltzmann constant, and is the solid angle of the resolution element.

The Event Horizon Telescope Collaboration. First M87 Event Horizon Telescope Results. I. The Shadow of the Supermassive Black Hole.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2019, 875ISSN 2041-8213doi:10.3847/2041-8213/ab0ec7.

有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从法律上来说,黑洞照片在著作权法保护的各种作品中,究竟属于哪一种?”部分人认为,黑洞“照片”由众多天文台的射电望远镜所共同“拍摄”,故应该属于一种集体创作的摄影作品。但笔者对该照片属于摄影作品的观点不以为然;笔者以为,此处的黑洞“照片”,如果著作权存在的话,应该属于一种图形作品。

首先,我们假设这张黑洞照片存在著作权。一般而言,各国的著作权法律通常会将摄影作品定义为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但我们查阅了相关论文发现,EHT团队在ESO网站上公布的高清照片,实际上是对三种不同成像方式进行平均后生成的——这显然完全区别于一般公众所认知的摄影作品,而是一幅通过数据生成的黑洞示意图。

其次,笔者也注意到,有法学出身的人认为,这张示意图中的表达可能具有唯一性,或会和思想混同,而依据著作权法司法实践中常用的“混同原则”,该图片应该被视为思想本身,而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对此观点,笔者不敢苟同。EHT团队的科学家们在过去的多年里,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依据他们测量出的数据,选择了合适的公式和绘制方式,将黑洞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展现出来。笔者以为,既然对同一黑洞的表现方式理论上并非唯一,而且科学家们确实为这张示意图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则依据一般常识,这张黑洞示意图理应归入著作权法的保护范畴。

视觉中国,为何深陷“黑洞”之中?

视觉中国真的就不能给新闻机构转卖黑洞“照片”了么?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实际上,EHT团队包括ESO并没有限制任何人以商业目的利用黑洞照片。根据CC BY 4.0授权协议的要求,任何人在使用照片时,只要在明显的地方为EHT团队(EHT Collaboration)署名即可,但不得给相关照片适用法律术语或者技术措施来限制其他人做许可协议允许的事情。而笔者认为,视觉中国给版权本不属于自身的照片打上“版权所有 1995—2019 © 视觉中国”的声明和“视觉中国”的版权水印,并以这个名义对外销售照片,涉嫌侵犯EHT团队的署名权。

长期以来,视觉中国在中国的商业图片行业具有一定的支配地位,但因其向侵权者要求显然高于市场公允价值的侵权赔偿,以致在媒体行业名声狼藉,留下了“版权流氓”的恶名,部分自媒体甚至在“黑洞事件”发生后,公开批评“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视觉中国仅仅因为一张黑洞“照片”,就深陷公关灾难。加之好事网友对该站点的挖掘和举报、各级中国共青团组织在互联网上制造的声浪、各大企业的集体狂欢,视觉中国也最终被吸进了“黑洞”之中,万劫不复。而这次出手约谈视觉中国负责人的政府部门是网信部门,由此可见,视觉中国摊上的事情并不只是公关灾难和著作权纠纷那么简单。随着视觉中国、全景网络、东方IC这三大图片库相继关闭公众访问,这件事情的影响也或许并非短期可以看见的。

西亚美尼亚语维基百科正式上线

【《求闻》北京4月7日讯】维基百科西亚美尼亚语(英语:Western Armenian)版于2019年4月4日正式由元维基语言委员会批准设立,网址为 hyw.wikipedia.org。此网站当前尚在建设当中,截止发稿时只有3个对公众开放的页面,而且首页已被删除。删除首页的管理员声明“应当先完成从孵育场的导入”,然后再创建首页。

西亚美尼亚语是现代亚美尼亚语的一种标准形式,使用脱胎于希腊字母的亚美尼亚字母书写,但发音与东亚美尼亚语有所不同。除亚美尼亚外,在黎巴嫩、格鲁吉亚(包括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土耳其和叙利亚都有会说西亚美尼亚语者。而亚美尼亚语本身因其字母繁多、与其他语言没有相似性的特性,近年来成为语言学家研究的目标。

在元维基“新语言申请”页面中,亚美尼亚分会的有关人员指出,当时在亚美尼亚语维基百科(hywiki)上同时混杂地存在着亚美尼亚语和西亚美尼亚语两种语言的内容。比如著名作家弗朗茨·卡夫卡在其中就有使用亚美尼亚语编写的Ֆրանց Կաֆկա和西亚美尼亚语编写的Ֆրանց Քաֆքա两个条目;其中使用西亚美尼亚语写的条目上会带有额外的模板标注该条目使用西亚美尼亚语。除此之外,因为维基数据中一个语言只能加入一条跨语言链接,所以西亚美尼亚语维基百科的跨语言链接还需要进行特殊处理。

亚美尼亚分会人员还指,在hywiki上有大约6000个页面同时存在亚美尼亚语和西亚美尼亚语两种语言的版本,而这种情况使读者难以区分。而维基百科定名语言使用的是国际标准化组织制定的ISO 639-1ISO 639-3编码(在这套编码里,中文为zh、英语为en、日语为ja、亚美尼亚语为hy),使得“东西分家”变得更加困难。但在2018年1月,hyw被定为西亚美尼亚语的代码,“东西分家”出现转机。

维基媒体基金会宣布加入万维网联盟(W3C)

【基金会网站3月28日消息】题:加入万维网联盟 (作者:吉勒·迪比克)

我们很高兴地宣布,我们正在成为万维网联盟(W3C)的成员,W3C是万维网的主要国际标准组织。

W3C由蒂姆·伯纳斯-李于1994年创立,它与数百家组织合作,确保网络的基本构建模块(如HTMLCSS)在浏览器、平台等方面保持一致。您可以在维基百科上了解更多有关W3C所做的事情。

加入W3C非常适合我们的2030战略,该战略要求维基媒体运动“成为自由知识生态系统的基本基础设施,并[确保]任何分享我们愿景的人都能加入我们。”

网络的基础技术和标准是基础设施的核心部分,可以促进知识公平,因此,为了实现我们的愿景,我们需要参与和协作设计网络的未来。

作为工作组的一部分,我们将与网络上的其他主要利益相关者直接合作。通过参加会议,提供反馈、帮助起草标准,以及执行将标准组合在一起所需的一些技术工作(以及参与其设计的决策过程),我们将为网络的未来做出贡献,帮助每个人创建和分享免费知识。

“我们很高兴欢迎维基媒体基金会加入我们的会员,”W3C全球业务发展负责人艾伦·伯德说,“凭借2030年的战略和利益,我们在网络上推进了许多领域,我们预计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参与将成为构建支持网络用户的服务和结构的关键。”

我们也期待与他们的合作。

吉勒·迪比克,维基媒体基金会高级软件、性能、技术工程师(承包商)

维基媒体基金会

原文地址

更多阅读

靖天子中途退出管理员选举

【《求闻》北京4月2日讯】用户“靖天子”在3月21日被提名管理员。在距离预计投票结束前仅两天不到的4月2日时,该用户宣布主动退出管理员选举

在靖天子主动退出之前,该用户收到了36张支持票、9张反对票和2张中立票,支持率刚刚勉强维持在80%的界线上。此时,任何新反对票都意味着候选人将会落选。

候选人靖天子在2008年加入维基百科,至今创建了大量生物类条目。反对者主要认为,候选人的站务经验不足、只专心写条目;候选人在2014至2017年间有四年的“空窗期”,期间几乎没有作出编辑;有些编者则不满候选人对“此次投票的天时地利人和”一问题的回应。另外还有反对理由针对候选人在先前社群关系处理上的瑕疵。

候选人退选时解释到,他退选的主要原因是不希望擦80%支持率的边际当上管理员,需要时间调整站务经验不足等问题。候选人在解释中还抨击了在本次投票中“许多不合理的讨论”,并说在这次投票后,自己将做一个“纯粹的条目编辑”,不考虑站务,继续完善生物学相关的条目。

在过去两个月中,用户Tigerzeng和用户Kuon.Haku当选了管理员。在靖天子退出管理员选举后,当前还在进行选举的有用户だ*ぜ,但目前来看だ*ぜ的选举形势并不乐观。

中乌编辑松开跑一个月,中文贡献量不足乌尔都语一半

【《求闻》北京3月29日讯】在3月1日开始的中文-乌尔都语编辑马拉松已经开始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预定4月15日结束的此次编辑松目前赛程已经过半,但中文侧的进度似乎不如人意。

截止发稿时,根据记录编辑松评比情况的“Fountain”平台汇报,中文方面总共有19名用户参与,共贡献了49篇条目。贡献最多的西安兵马俑、Rowingbohe分别贡献了7篇和6篇条目;乌尔都语方面总共有12名用户参与,但这12名用户贡献了总共138篇条目。尽管参与者较少,但乌尔都语方面“战斗力”很强。最活跃的Tahir mq和Hmfs.ind两名用户分别贡献了46篇和35篇。

人数与贡献之比悬殊反映了中乌社群规模的差异。乌尔都语目前只有不到15万条目,规模远小于中文维基。

在编辑松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因为“Fountain”平台故障,中文方面的贡献不能汇报到“Fountain”上,导致中文一方的“Fountain”一直显示没有条目上报。现在“Fountain”的故障已经修复,且参与编辑松的中文维基人已经上报了自己的贡献,但中文方面的条目贡献数仍然不及乌尔都语的一半。

先前报道